吴氏在线-吴姓网-世界吴氏宗亲联合网-族谱家谱-寻根-走在乡间的小路上阮元三订《扬州阮氏族谱》_吴氏在线-吴姓网-世界吴氏宗亲联合网-族谱家谱-寻根-走在乡间的小路上

阮元三订《扬州阮氏族谱》

2021-02-11  来源:炎黄子孙在线 浏览:14265

  2014年是清大儒阮元诞辰250周年。除了政府进行纪念活动,阮氏后人也举行了家庙祭祀先祖仪式。

  扬州阮氏自明神宗时期从淮安迁入,至今已近500年,子孙繁衍18代,能算是扬州首屈一指的名门大姓了。然而令人扼腕的是,这么一个500年悠久历史的宗族,100多年前修订的《扬州阮氏族谱》至今下落不明,原谱难寻;一百多年来宗族未聚,宗谱未续,阮氏后人各地散落,多不相叙。

  从传说到真谱 《扬州阮氏族谱》抄本回扬

  由于原谱无觅,关于此谱的很多说法各不相同。此谱最早何人所编,编于何时?前后修订几回,续修者谁?百度阮姓条目里说有扬州阮氏族谱,不分卷,著者待考,有一手抄本现藏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美国犹他州家谱学会。《雷塘庵主弟子记》及《阮元年谱》记载是阮元乾隆60年(1795年),赴浙江学政任途中回扬,“晚宿公道桥,会族人分修家谱”。而据一些后人回忆,都曾亲眼见过《阮元宗谱》刻印本。阮氏第十六代孙阮衍云述曾见过谱上他的祖父名讳,他的祖父是阮氏十四代嫡传长孙。春秋祭祀,扬州阮氏各支各脉都到他家集中,所以他家中存有一套完整的《阮氏宗谱》,是文革前夕扬州仅存的一部。文革中,他家担心遭查抄,将宗谱暂存于对门杂货店中,哪知店主全用作包货之纸一页页撕光,留下一大憾事。地方文管人员又研究认为修建阮家宗祠、阮氏家庙与失传已久的《阮元宗谱》有着直接关联,“在这两次大的宗族祭祀活动中,《阮氏宗谱》相应得到进一步的修订。”可作佐证的是根据有关记载,由阮元父亲“出俸钱建祠置祭田”的公道阮家宗祠修成后,阮元亲书两幅楹联,一为“文秉枢衡、武承嗣荫”,一为“恩传三锡、家衍千名”,至此扬州阮家从三世祖起的16代排行才正式确定。

  经过多年周折,终于,有一位旅日华人从日本博物馆找到了手抄本《扬州阮氏族谱》,并成功影印回国,据此得以一睹全貌,解开了不少谜底。

  《扬州阮氏族谱》内收四篇不同时期的序文,列有一个完整的从第一代到第十三代的世系表,还有各代各房详细不等的表注。从序中看出此谱经过四次修订,其中后三次都是阮元亲自修订,但从内容中看此谱还应有第五次增补。

  第一次是在公元1700年(康熙39年),由扬州阮氏六世祖阮世衡修订并作序。《北湖小志》记阮世衡“博文约礼,兄弟不异火而居,其子弟绝去轻薄佻巧之习。”阮氏迁扬州到他已经是第六代了,扬州的阮氏只知阮岩(1531年-1600年)即小槐公为迁扬始祖,小槐公之父为淮州公,而淮州公往上不知几代为聚公,自聚公至淮州公其间“世次已难接考”,所以六世祖疾呼“谱之修也,不可迟也”。他明确此谱是“为扬州支派而立”,确定了体例为:“书字号生卒年月也,书所自出也,书所娶所出,书有出侧室及所适也,书行实以纪官爵德行也,书葬地以重墓也,书出为人后者以存本生。至于异姓继嗣必书某亲某姓之子恐乱宗也。”他并希望:“自有此谱,前人创之,后人因之,聚族昌后。”

  从少壮到耄耋 阮元曾三次主持修家谱

  过了90多年后,扬州阮氏宗支世系日以繁衍,可是各宗自为表注,未经归为一谱。到公元1795年(乾隆60年),终于引起扬州阮氏最卓越的代表人物阮元的关注。九世祖阮元第一次主持修订并作序时才32岁,任山东学政,阮元的十二叔阮承鸿携旧谱到山东,两人共同商订,在旧谱基础之上增加12表,以“文秉枢衡、武承嗣荫”八字为排行。表的体例为:其无后者无表;支繁者另表;表所不能详载者复为空格,人各一页以注之。阮元并对应六世祖的“前人创之,后人因之”的期望,“元是以敬续此志,手为编录,后之子孙,昌大厥宗,引之勿替,益有望焉。”(雷塘庵主弟子记及阮元年谱皆记为此谱是阮元回扬州公道会族人后“分修家谱”,此时阮元已奉旨调任浙江学政,现在看来与阮元两次自序皆不合。)

  又过了28年,公元1823年(道光3年),时阮元年已60,任两广总督第六年又兼署广东巡抚。由于“祖祠庇荫”“族人安吉”,族中又“丁男增多”了,九世祖阮元第二次修订《扬州阮氏族谱》并作序。他在序中感慨“伊古以来读书之家未有不以敬祖聚族为首务者”,称赞由于“先光禄公既建北湖家祠复建郡城家庙”,同族人能够“岁时敦孝敬,序长幼,读书修行,以仰答祖志”。回顾上次在阮承鸿相助下山东学署修谱,这次则由他的从弟阮亨帮助,在旧谱中添注丁名,由阮元在广东“重加增修” “刊板印书”。这次他还特别提到,旧谱以“文秉枢衡、武承嗣荫”八字为排行,此次又以他在家祠修成后书写的楹联“恩传三锡、家衍千名”八字来继之,他希望此家谱能“以备乘载各房子孙繁衍昌大”,还“更待数十年后后人再增修也。”

  阮元第三次修订家谱时,告老还乡已经八年,已是83岁耄耋老人,时间是道光26年,即公元1846年。这一年是阮元科举得中的周甲之年(“中式之岁适值周甲之期”),阮元重赴鹿鸣盛宴,又晋加为太傅,享全俸,这些恩宠他都在第三次修订的序中提到,并将道光帝给他的本年全俸拿出来,作为重修刊印之资。(此序在时间上也有一冲突之处,一方面序中提到自己“适值周甲之期”,即道光26年;另一方面却明确距上次道光三年重修“迄今又22年”, “时年八十有二”,即道光25年,现存疑,取道光26年之说法。)

  从上述介绍看,每次修订都经刊印,显然这本从日本归国的手抄家谱不是原谱版本,而且其内容自阮元第三次修订后又有增补,那么手抄且增补者是谁呢?

  从阮友到阮恩来 先辈们竟耗尽毕生心血

  谈到手抄本《扬州阮氏族谱》的发现,还要从阮氏十五世孙阮家仁编撰《阮氏宗谱拾遗》说起。

  阮家仁小时居住的老宅与阮氏公道祠堂一墙之隔,祠堂大殿上悬挂的祖先阮元画像及阮元亲笔两副有关阮家排行的楹联在他脑海里留下了不能磨灭的印象。退休后他用了几年时间,四处访亲,多方查找,编成《阮氏宗谱拾遗》,将能找到的扬州阮氏后代们对应排列,为扬州阮氏在100多年后新修家谱打下基础。十年前,在扬州的十三世祖阮恒三的帮助下刻印成册。也许帮助刻印的人觉得“拾遗”不气派,竟印成了《阮氏宗谱》。由于当时老谱难寻,新编的后人谱系遇到了《扬州阮氏族谱》第一次修订时遇到的困境,那就是与先祖们“世次已难接考”,真所谓世道轮回,三百多年一转,三百多年前的困境现又重新出现。不找到老谱,就无法完成追根求源的愿望。

  转机出现在2006年。无意中他在古旧书店查到中华书局1997年出版的《中国家谱目录》一个记载:《扬州阮氏家谱》有清光绪八年(1882年)阮友增订本,现藏于美国、日本,而国内四百余家图书馆无一收藏。他通过种种途径联系无果,这时人在南京的扬州阮氏十三世祖阮念三热情相助。其子利用宾馆经理身份广泛接触美日华人,并专题宴请拜托一位旅日华人。这位旅日华人受人之托非常忠人之事,不但一回日本就查寻到《扬州阮氏家谱》,而且千方百计地突破了不准复印的规定,让《扬州阮氏家谱》影印归国。

  按照中华书局《中国家谱目录》记载,手抄并增补者是阮友,时间是在1882年,可见《扬州阮氏家谱》相隔36年后又经过了第五次的修订,而且这次修订尤显珍贵,经历了130多年后还让后人能够寻祖归宗。新的谜团又来了,那就是这位阮友何许人也?除了感觉他并不是扬州阮氏后人外,其他的一无所知。

  还有一位先祖,为族谱耗尽了心血,扬州阮氏后人不能不感怀铭记他。根据《阮氏族谱拾遗》“知名世祖录”记载,十一世祖“阮恩来(1827-1883),号瑞臣,邑庠生。由劳绩保尽先选用县丞,并加五品衔,诰授奉政大夫。历充宝应、泰兴,沙头捐局,长江柴捐局,编辑族谱未竣而殁。”他死的那一年是1883年,而阮友手抄并增补的时间是在1882年,不知他们之间是否有什么联系?

  阮氏先祖们为何对家谱如此孜孜以求?实乃是他们都深知:欲知兴衰者读国史,欲明本源者观家谱;而家谱之用,不惟可知家族兴衰之由,更可坚同宗手足之义。从1882年到2014年,《扬州阮氏家谱》已有132年没有重修,现在很多情况仿佛是三百多年前第一次修谱时的重现,我们后辈迫切期盼着能有像六世祖阮世衡那样的长辈站出来振膊一呼:“谱之修也,不可迟也”;更希望所有扬州阮氏后人都学习先祖心系家谱精神,秉承先辈遗愿,抓住此次聚族祭祖的契机,完成重修宗谱的大业,以此告慰先祖英灵。

土谷神祠

《阮氏宗谱拾遗》内页

阮家仁编撰《阮氏宗谱拾遗》


上一篇:京口王氏家谱被美国哥大收藏

下一篇:越姓是鲜卑族后裔,六旬老人历时20年重修族谱

我也想在此上传信息资料或寻根>>>


●声明: 本站属非营利性纯民间公益网站,旨在对我国传统文化去其糟粕,取其精华,为继承和发扬祖国优秀文化做一点贡献。所发表的作品均来自网友个人原创作品或转贴自报刊、杂志、互联网等。如果涉及到您的资料不想在此免费发布,请来信告知,我们会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 全部资料都为原作者版权所有,任何组织与个人都不能下载作为商业等所用。——特此声明!

请留言

共 0 条留言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留言,赶紧来抢沙发吧~

【随机内容】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