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氏在线-吴姓网-世界吴氏宗亲联合网-族谱家谱-寻根-走在乡间的小路上故乡的美食:青㭎粑_吴氏在线-吴姓网-世界吴氏宗亲联合网-族谱家谱-寻根-走在乡间的小路上

故乡的美食:青㭎粑

2023-02-11 作者:姚祖喜 来源:原创 浏览:16723
       大侄儿给我寄来三块青㭎粑,还寄来了干菜、糍粑,其中有我一再写到的黑糍粑。
       故乡老屋门前那棵老青㭎树,去年结了很多子。大侄儿牵头,全家上阵,九十几岁的老太太都不少出力。捡子,晾晒,去壳,泡水,打浆,沉淀,得到淀粉;用水煮,得到青㭎粑。可煮,可煎,可炒。
       故乡老屋门前还有一棵百年老柚子树,已经老去化为尘土,那满树繁花还一直在我的世界里绽放馨香,沁人心脾。这棵老青㭎树,历经近两百年风雨,还坚韧地挺立在那里,为故乡一景,也是我的世界的一道标志性风景。
       百年老树,结子少,偶尔结子多。因费时费力,工序复杂,几十年来,除了培土加固其根部,给树身涂石灰水防虫,家人一直没有捡子做过青㭎粑。
       这是家人第一次做青㭎粑,我也是第一次吃青㭎粑。
       以前吃过栗木粑。饿得要死的那个年代,走投无路之际,有人去山上采来野生栗木子……栗木粑救了很多人的命。
       栗木子可做栗木粑,不记得是谁最先发现的。
       「一个画面反复在脑子里重现:有次,家背后的山上,我和母亲正摸黑往下走,遇到老春伢子挑着一大担栗木子从上面下来,那么难走的路,走得飞快,像逃命似的。母亲说,嘿,老春伢子,这么累做什么!老春说,要吃呢,姑婆。回想起来,总感到老春伢子背负着一副苦难的枷锁,无法解开。」这是幼时的事,是小文“过年”里的一段。
       小时候还吃过蕨根粑。蕨根粑也救过很多人的命。这得归功于万哥,是万哥最先发现蕨根可打出淀粉来的。万哥是我一位堂哥。断粮多时,也是走投无路之际,想既然蕨菜可以吃,蕨根也应该可以吃吧。到山上从枯草下把蕨根挖来,各种吃法都难以下咽。最后,终于……
       有一年,一天下午,万哥家门口的一棵树上,突然来了一窝马蜂,好大的一窝。大家都去围观。只听万哥说,等天黑了,等它们安静下来,把它们弄下来吃。人闻之色变:吃?!你不要命了,戕死你!那时我尚小,后来的事是第二天听说的。万哥找来一个大口袋,小心翼翼地把整个蜂窝套住,然后两手一收……多数马蜂都被套进袋子里去了。付出的代价是,眼睛眯成了一条线,头肿得像个球。居然没死。不知他怎么吃的那一窝马蜂。
       好些东西能吃,都是万哥发现的。
       后来知道,有地方吃竹虫,有地方吃蚂蚱,有地方吃蚂蚁,有地方吃蚯蚓,有地方吃蟆拐……甚至有地方吃打屁虫。
       有次,那时在贵阳,看到小骆做了一锅炸蝗虫,那油都是绿色的,看得我心都过了敏。那时小骆是我的小伙伴洪敏的老婆,现在小骆是我的老伙计洪敏的老伴。
       那之后就老想,有机会也上山抓些蝗虫,先饿它们几天,把吃的草消化了,再放到水里泡一泡,把草汁吐干净,再焙干,再炸香,再各种炒。也许好吃。
       蚂蚁,我从小就这样被大人吓唬:“一只脚,三担药”。意思是,如果不小心吃下一只蚂蚁的脚,就会生病,得吃三挑的药才能治好。饭菜有蚂蚁爬过也不能吃。后来知道蚂蚁不但可以吃,还有药用价值,就猜想肯定是故乡人弄反了。
       吃蟆拐的故事,是我的小伙伴康隆告诉我的。蟆拐就是蝌蚪。他去做社会田野调查,那个地方吃蟆拐。把蟆拐弄来,放在清泉里养两天,然后用来做汤喝。我说我不敢吃,康隆说好吃,就想有机会也试一试。
       打屁虫我知道,小时候遭遇它一次就再也不敢惹它,它喷出的气味冲鼻得很。打屁虫好吃是我一位学生告诉我的。先把打屁虫放到水里放气,再焙干,多种炒法,香喷喷的。
       蚯蚓,看它那怪样子,我是无论如何也不敢吃。我哥吃过,不是直接吃。那时,他得了一种病,久治不愈。听到一个偏方,神医说用蚯蚓泡白糖,那分泌出来的白沫,药到病除。我哥说,难吃得呛嘎心。
       ……
       万哥是安伢崽和龙伢崽的爹。
       这是“2018故乡行之三”里记录的故事,是在故乡老屋门前,那棵古青㭎树下,和乡人夜谈时,亲人们说的。
       「说安癫子死的那年,龙伢崽居然回来了。认不得家了,在老远的地方就下了车,一路打听到寨子里来。
       两兄弟命苦。娘死得早;爹懂点草医,吃不了苦的命,偏偏命中尽是苦,最后把自己也早早地苦死了。
       安伢崽,父母双亡后,不知怎么贱大的。
       不知什么时候,安伢崽变成了安癫子。
       说安癫子平时都好好的,喝了酒就发癫。说也曾出去打过工,很快就被送了回来。
       一栋木房子,一年年,最后烂得散了架。
       说安癫子是趴着死在他家门前的水田里的,发现时,已经死去多时。
       说龙伢崽12岁就出去了,之后多少年一直没有音信,也没人见过他,爹死的时候都没有回来,大家都以为他早就客死异乡了。
       这次,大家都不知道他是知道哥死了赶回来的,还是碰巧。
       把龙伢崽带到他哥面前,分别10多年后,两兄弟总算见了面。」
       按品味分级,薯粉粑好吃,蕨根粑更好吃,栗木粑堪称妙品,青㭎粑可称极品。
       栗木粑和青㭎粑,肉质都极细嫩。品味在细微处,差别在毫末间。
       切块,煎香,放盐、青蒜、小米辣,装盘。
       一盘青㭎粑,人间至美味。这是昨晚老伴的作品。
       故乡美食之胜,在其食材。那无与伦比的山水空气风,自然长养出来的食材,最简的做法,最美的味道。
       故乡的美食是故乡的DNA,故乡的美食里有漂泊者的乡愁。
姚祖喜(2023.2.10 自在书屋)
顶一下0
踩一下0

上一篇:回乡下过年

下一篇:五月五过端午?不,靖州有些地方不一样

我也想在此上传信息资料或寻根>>>


●声明: 本站属非营利性纯民间公益网站,旨在对我国传统文化去其糟粕,取其精华,为继承和发扬祖国优秀文化做一点贡献。所发表的作品均来自网友个人原创作品或转贴自报刊、杂志、互联网等。如果涉及到您的资料不想在此免费发布,请来信告知,我们会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 全部资料都为原作者版权所有,任何组织与个人都不能下载作为商业等所用。——特此声明!

请留言

共 0 条留言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留言,赶紧来抢沙发吧~

吴爱桃 个人文集

【随机内容】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