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吴氏文化 > 文化艺术 ◇公益性民间网站,传承优秀文化,发扬泰伯精神

丹阳吴氏雪赋

《丹阳吴氏雪赋》


编者按:

       

       作者吴顺安,1956年生于江苏丹阳,笔名火风鼎,延陵季子后裔,诗人,翻译家,文化学者,美籍华人。1978年在丹阳农村任代课老师,临高考前十天获得准考通知,成绩竟高出省录取分数线近百分,但因各种原因而未被录取。

        吴顺安先生自强不息,无师自通,自学成才,才情豪迈,国学深厚,擅长诗词歌赋,尤其精通《奇门遁甲》、《太乙》、《太玄经》等传统术数。他中英文俱佳,翻译过《诗经》名篇以及各种古体诗词。

       上世纪九十年代赴美留学,现定居美国。   


                                                                      吴顺安



        岁暮日仄,姑苏有微信至。微者何人?乃东山朱君。所欲何事?问 “先生也能因雪而成文乎?”余笑问:“子欲留课业于本道耶?”朱君曰:“非也,吾岂敢?!先生乃我师。”少顷,正欲构筑文章,忽而觉饥,始记午饭未食。遂着衣戴帽,穿街过巷,于新星菜场一隅,觅得餐馆食馄饨一碗以归。其时,彤云密布,朔风回旋,白雪纷飞,寒气逼人。行者匆匆于途,车辆缓缓于路。吴子双手插袋,昂首挺胸,冒雪前行,全无冷意,俨然有少时之气象。及归,衣帽具湿,呵气成雾,双耳冰冷,脸颊微红。掸衣帽之雪,悬而挂之,搓揉双手,于书桌前坐下。抽缕缕之文思,骋焕焕之妍词。穿织经纬,乃成一赋。

        夫瑞雪纷飞之景,霁而灿然之色,古今一也。然千秋文章之手,历代辞赋之心,也各异也。何哉? 禀赋所赐,各有差等;心气所宗,岂可雷同?是故邶风北风,有雨雪其雱之咏;小雅南山,则留雨雪雰雰,益之以霡霂之叹耳。太白有“欲渡黄河冰塞川,将登太行雪满山”;杜公留“窗含西岭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韩退之吟“云横秦岭家何在?雪拥蓝关马不前”;刘长卿作“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周朴写“云和积雪苍山晚,烟伴残阳绿树昏”。易安居士唱“雪里已知春信至,寒梅点缀琼枝腻”。上启三代,下至明清之际,长歌短咏,辞赋文章,写雪之奇文妙句,不可胜数者也。

        或曰:吴子何人? 汝只一失学布衣。何敢比肩今古文豪诗宗,趁白雪纷飞而舞文,看日暮山河而弄墨?吴子对曰:一白一黑,色彩迥异;一朝一暮,时移物换;一主一客,情有两便;一动一静,则成阴阳之道也。在下火风道人,道人为载道之赋,不也宜乎? 人恒闻,文以载道,道以文显。玄律将尽,春在阡陌不远处。又问曰:冬雪霏霏,亦有道乎?吴子曰:有之!且听吴子为汝详之:

        乾坤者,天地也。天之大,数有九重,无所不盖。然九乃其虚数,言天高无极者;地之广,数有七洲,无所不载。然七乃其实数,言地虽广而有限也。以天之无极于地之有限,一虚一实,也阴阳之道也。初时,地虽为阴,地中之阳气始升,袅袅娜娜,飘飘忽忽,上博云天;天虽为阳,阳中有阴气始降,纷然沛然,均然匀然,下遇阳气。阴阳之气交而后成雨雪。雨雪为阴,阴在上,必下降。此时,地中之阳气不足以托起,故而蔼蔼浮浮,散漫交错,纷纷然而下。

        雪之为文,曰皑曰白;雪之为质,曰洁曰纯。白白皑皑,大地因之换衣换裳;纯纯洁洁,君子因之思愆改过。大地有四海之广,也有污秽龌龊处;君子有高风亮节之美,亦有瑕疵不足处。是故,君子仰观俯察,见贤思齐也。贤者何也?真善美是也。然夫子之“贤”只贤人之贤举而已,吴子之“贤”,乃天地人三才之贤也。

        至若雪之所为也,因地赋形,杂然无爱恨之别,遇山则呈玉龙飞舞之状;触树则赋梨花玉结之静;落宗庙大厦之高耸,临通衢沟壑之低下;冷则冻结,暖则融化;君子见之,则思穷通处事之道,博爱无别之情,世故变通之术也。着物并不着相,出入并不留痕迹耳。何谓高士,似此之谓也。

        呜呼,雪之意深也哉!倘有二三子与吾同坐,其趣必大。


 火风鼎
                                   丁酉腊月初九于丹阳




◆声明:本站属非营利性纯民间公益网站,旨在对我国传统文化去其糟粕,取其精华,为继承和发扬祖国优秀文化做一点贡献。所发表的作品均来自网友个人原创作品或转贴自报刊、杂志、互联网等。如果涉及到您的资料不想在此免费发布,请来信告知,我们会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 全部资料都为原作者版权所有,任何组织与个人都不能下载作为商业等所用。——特此声明!

留言

验证码 表情

共 0 条留言(管理员审核才能显示),查看全部
  • 还没有留言,赶紧来抢沙发吧~

个人文集


吴称谋文集

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