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氏在线-吴姓网-世界吴氏宗亲联合网-族谱家谱-寻根-走在乡间的小路上永兴吴氏《家训》十六条_吴氏在线-吴姓网-世界吴氏宗亲联合网-族谱家谱-寻根-走在乡间的小路上

永兴吴氏《家训》十六条

2024-04-08 作者:吴文华 来源:综合 浏览:1632

家之有训,所以示法戒于子孙,世世守之,等诸宗器之重者也。故虽巨族名门,其间贤达者固多,顽劣者亦复不少。非训之使知所法,则前贤之嘉言懿行,或视若弁髦;非训之使知所戒,则末俗荡检踰闲,有习为不觉者矣。兹既联族以谱,宜范族以教,因设训条十有六则,登诸家乘,俾子孙世世守之,罔敢或坠云。

—— 敬天地

乾称父,坤称母,凡兹浑然中处者,皆其子也。人鼎三才而灵万物,何以答天地而无愧乎?亦曰仁而已矣。盖仁者,天地生物之心也。《乾》曰大生,《坤》曰广生,天地无息,不以生为心,而为所生者不免于刻薄残忍,即谓之不仁,即不可谓之人。明道先生曰:一命之士,苟存心于爱物,于人必有所济,凡以云仁也。今人或自私自利,而不爱人爱物,总由其心之不厚于仁耳。独不思人之各爱其身家也,亦如吾之各爱其身家;物之欲全其性命也,亦如吾之欲全其性命。是以圣王之教,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推之启蛰不杀,方长不折,无不爱惜倍至,夫然后流通于万物之间,而不失天地生生之意矣。而其功则在于敬。盖敬者,事事谨凛,刻刻戒慎。人能无时无事而不敬,则无时无事而不仁矣。若徒清晨炷香,谢天谢地,曰吾以是敬天地而答之也。此特世俗之见耳。

—— 孝父母

五伦惟亲为大,百行以孝为先。故古人慕在终身,不以富贵解其忧;养在一日,不以三公易其事。此孝之重于天下也尚矣。孩提之童,无不知爱其亲,何于今而有以不孝闻乎?亦未讲夫承欢之礼耳。《礼》云:鸡初鸣,咸盥漱栉縰,以适父母之所,下气怡声,问衣燠寒,疾痛疴痒,而敬抑搔之。出入则先后扶持。有疾则冠不栉,行不翔,笑不矧,怒不詈,疾止复故。有过则和悦以谏,怒而挞之,小杖受,大杖走。父母之所爱爱之,父母之所敬敬之,先意承颜,可不谓伊伊孺慕者乎?至于不登高,不临深,不苟訾,不苟笑,惧辱亲也。将为善,思贻父母令名,必果;将为不善,思贻父母羞辱,必不果。凡皆守其身以事亲,为人子者不可不知也。

—— 友兄弟

天生羽翼,人中花萼,兄弟之谓也。昔许武欲成弟名,虽择肥美而何咎;薛包中分财产,宁取荒顿以为安。又有杨播兄弟,旦则聚于厅堂,终日相对,有一美味,不集不食,时就休偃,还共笑谈。噫!昔之兄弟相让相爱如此,何今之兄弟不相好,辄相优,忍令荆花不长茂乎?揆厥所由,实维妇言,遂致兄弟阋墙,操戈同室,分门割户,患若贼仇。惟有刚肠者不为所惑,则兄弟情谊自然欢洽,何忿争之有哉?亦须节之以礼,绳之以义,闭陈以导之,诚悫以化之,不悛则垂涕泣而道之,虽甚不才,亦可返而之善,庶几爱敬法乎温公,恭让效乎延寿矣。

—— 睦宗族

宗族虽其疏远,其初固一父之子也。其或途人相视,喜不庆,忧不吊,有无缓急不相通,疾病患难不相扶持,甚或恃富骄贫,挟贵傲贱,平等则相倾相轧,总由不知祖宗一脉之义。是故仁人孝子,必合一族为一家,联众情为一心,会数世为一代,方是大古醇风。吾辈正当法其雅意,或贺或吊,务宜修举,不得以亲者行而疏者废也。吾族丰厚者便少,而贫乏者实多,分多润寡,情不容已,义不容辞也。后生有赋质英敏,贫苦无聊,都宜蠲助教养培成。如是而一族之中,庶相率而归于亲睦矣。

—— 肃阃范

百世之祥,开于配偶,二南之化,起自房中,阃范之宜肃也明矣。从来言妇德者,曰三从,曰四德,总括之以幽闲贞静。又云:女正位乎内,事无擅为,行无专成,参知而后动,可谂而后言,昼不游庭,夜行以烛,所以正妇德也,不外幽闲贞静之说也。若无此四字,将见逞其长舌,一维厉之鸱枭也;干与外事,一司晨之牝鸡也;厉声远闻,一河东之狮吼也;市也婆娑,一淇侧之狐绥也。如此之妇,必致相猜相忌,娣姒不和,父母心戚,甚者使气放泼,打儿骂女,咒公詈婆。更可恨者,姤妇绝妻孕,后妻凌前子。种种恶状,大玷家声,岂非死有余辜乎?原其始,由不知妇德之正而已矣。所以古者女子七岁,即不与男同席,十年不出学姆教,二十而嫁,父送而命之,母施衿结帨而警之。庶母及门,施鞶而重申之。凡以其幽闲贞静之德,而预绝夫悍逆姤淫之根而已。

—— 端蒙养

尝思蒙以养正,圣功也。童子十岁就外传学幼仪,十三舞勺,成童舞象,大要不外:洒扫应对、进退之节而已。曲礼曰:凡为长者粪之礼,必加帚于箕上,以袂拘而退,其尘不及长者。此言洒扫之事也。又曰:侍坐于长者,长者问则起而对,负剑辟咡诏之,则掩口而对。此言应对之事也。又曰:不谓之进不敢进,不谓之退不敢退。遭先生于道,趋而进,正立拱手,不与之言,则趋而退。此言进退之事也。能如是,则放心自然收拾,骄怠于焉弗生。由是《诗》、《书》以端其趋,《礼》、《乐》以定其志,孝弟忠信以示之准。其从入有自,精进有序,久久成熟,德性若自然矣。吾族不乏聪慧子弟,而学问弗克有成,皆由父母溺爱之深,模不模,范不范,浸至佻达成风。又得一班放诞子弟,朝夕与处,步亦步,趋亦趋,更觉习染为非,自作聪明,不能鱼化龙,反至虎类狗,良可惜也。教子弟者,慎之慎之!

—— 择嫁娶

婚礼为万世之始,夫妇开五伦之先,择配之际,甚不可苟焉已也。《礼》云:日月以告君,斋戒以告鬼神,酒食以召乡党僚友。古人于此,何等郑重。司马温公曰:凡议婚礼,当先察其壻与妇之性行及家法何如,勿苟慕其富贵。婿苟贤矣,安知异日不富贵?苟不肖,虽富贵,安知不贫贱乎?妇者,家之所由盛衰也。苟慕一时富贵而娶,彼挟其富贵,鲜有不轻其夫而傲其舅姑,养成娇妒之性,为患庸有极乎?借使因妇财以致富,依妇势以取贵,苟有丈夫之志气者,能无愧乎?吾族忠厚堂堂,婚礼岂容溷乎?凡女许缨、子聘妇,必年相若,德相等,门户相当,方许纳采受室。否则不顾门第,遗玷祖、父也。须致谨焉。

—— 和乡邻

乡邻之与同室,亲疏固异矣,而唇齿之义未尝废焉。敌体者欢缔秦晋,降等情同邹鲁,周礼圣谟,厥有明训。吾族星列棋布,接壤而比邻者固多,逞忿而角胜者亦不少。族中人等诵孟子乡田同井之章,则知所以处乡邻者有道也。况爱人者人恒爱之,敬人者人恒敬之,天下岂尽横逆者哉?乡邻中或有强凌弱,众暴寡,应为之平静解纷,不得作闭户观,庶公道昭而乡邻服矣。

—— 勤职业

天地之间,有一人,即有一人之职与一人之业。万乘尊矣,而日有万机,宵旰图维,是即万乘之职业也。百僚济济,上自燮理寅亮,以逮一命微秩,莫不夙夜匪犂,恪共厥职,属在兆姓,而可败荒乃业哉?是故朝考夕稽,春弦夏诵,士之业即士之职也。锄云犁雨,水耨火耕,农之业即农之职也。居肆成事,业精艺熟,工之业即工之职也。牵车服贾,披星戴月,商之业即商之职也。至于主中馈,供苹蘩,麻枲丝茧,纫针补缀者,则又妇之职业也。苟士不匡居,而佻达城阙,成何士乎?农悬尔耒而摇唇鼓舌,成何农乎?工也见异思迁,恣意于百端之淫巧,商也捆载忘归,日寻二十四桥之风月,成何工,成何商乎?甚至女不纺绩而笑东邻、说西家,不效贞静幽闲,而慕溱洧芍药,则又成何妇乎?士不成士,农不成农,工不成工,商不成商,妇不成妇,则是男不男,妇不妇也。男不男而女不妇,则又成何族乎?善夫敬姜之言曰:男妇效绩,愆则有辟。又曰:民劳则思,思则善心生;逸则淫,淫则忘善则恶心生。诚有见于职业不勤者,始焉无所事,终必至于无所不为而后已。

嗟乎!天地生人,五官百体,岂有一件落空?耳司听,目司视,手则持,足则行,一身以内,莫不各有职业。一形不践,则空负此一形,一人无事,则多生此一人,一日不勤,则虚度此一日。如是而为风俗蠹,为纲常贼,为两间怨恨,为万古罪孽,害可胜言哉!所以大禹惜阴而王道成,元公待旦而相业就,陶侃运百甓而思致力中原,文伯之母犹绩以无废先人。女曰鸡鸣,士曰昧旦,贤夫妇之相为警戒者,流芳百世也。女曰:观乎?士曰:既且,郑士女之耽于逸游者,遗臭万年也。吾愿吾族之中,各勤职业,使士士农农,工工商商,男男女女,悉景前人之芳徽,毋效末世之敝俗焉。

—— 崇节俭

玉杯象箸,商辛所以致亡;珍玩奇货,冯球所以速祸,况士庶之家乎?昔文中子之服俭以洁,家无长物,绮罗绵绣,不入于室。孟子云:食之以时,用之以礼,民可使富也。尹文子曰:晋国苦奢,文公以俭矫之,乃衣不重裘,食无兼味。未几而国人皆大布之衣,脱粟之食。迄今习俗奢靡,食非多品,味非异珍,不敢宴宾,既多且旨,然后邀集宾客。不然,人争非之,以为鄙吝。甚且徒卒隶士,农夫艺术,亦且味膏梁,被文绣。甚者岁歉务忙之候,无知辈狂歌豪饮,俾昼作夜,不惟耗费钱谷,抑且废时失事,害可胜言哉!不知人情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习奢已久,一旦困顿,将作何状?咸宜猛省。除事亲、奉祭二者宜丰外,一切冗费,均宜裁省。

—— 遵国稞

国稞,为朝廷之重务。诗云: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是以担爵析圭,宜尽臣子之职;食毛践土,亦啣圣世之恩。九赋九职,周礼加详;纳緫纳秸,《夏书》具载。故上下两忙,务宜遵限完纳,无忘圣天子之洪恩焉。倘逋欠,是闻不几重为四邻诮,而贻羞于先人乎?谚云:若要宽,先了官。明乎他务可缓,而贡赋宜急也。况朝廷福大,不庇顽欠之夫。早完粮者,粮必日增;早封丁者,丁必日盛。此自然之理,历历不爽者,族众宜深知之。

—— 息争讼

物之聚也必争,争则有讼。或以讼而败乃家者矣,或以讼而丧厥身者矣,或以讼而辱及亲者矣。讼之贻害岂浅哉?吾族聚处,宜以礼让相率,化争息讼为心。纵遇强梗,不无构争。小事则投房长,大事则投族长。其曲直是非,自有公论。或罚或责,或免或黜,家法一如国宪,断不宽假。苟踰越尊长,捏情耸告,被累无辜,在所必罚。即不平之鸣,亦与健讼者等。戒之戒之!

—— 除赌博

赌博者,淫盗之媒也。博弈好饮,《孟子》列不孝之科;樗蒲投江,陶公耻牧猪之戏。先贤垂戒,良有以也。往往有名家世族,以此丧家失身,贻辱先人,岂不痛哉!吾族子孙,务以耕读为业,勿慕刘毅之一掷百万,勿誇安石之别墅制胜,不许招集匪类,匿藏游手,呼卢投犊,致荒正务而败家声。如有此种行为一经举发,公同整治,庶几内外一致法不旁贷,而赌风自戢矣。

—— 惩讥议

讥议者,祸患之阶也。老氏立教,伏波戒侄,岂迂也哉?近来轻薄一流,品高论下,道长说短,甚而藏怒骂于嘻笑,微讽冷刺,毒语伤人。我方脱口,人已刺心,怒恨已深,报复必甚。吾愿族中子弟,简黙持重,莫轻谈笑,莫任激昂,共守金缄之铭,各复《白圭》之什,不惟口去其莠,抑且笔莫如刀。盖多言之害,非徒在舌,而诗文讥刺,为祸尤烈。北客莫逢休问事,西湖纵好莫吟诗。此宋僧寄东坡诗也,吾辈当奉为良箴。

—— 严砍伐

《诗》云:维桑与梓,必恭敬止。国有乔木,而家未始无乔木,要必自树蓄始。百年之计树人,十年之计树木,此椅桐梓漆,贤侯开国首树之有家者,何得不然?吾族棋布星罗,庐墓所在,或平居旷野,或高占邱陵,皆宜长植乔禁,以遮风而护木。倘斧斤以伐之,将森森者且转盼而濯濯矣,何以有乔木乎?嗣后凡庐墓所关之木,或妄行盗取,或借端私拼,俱在必罚之条,族人其共懔之。

—— 修典礼

记曰:人有礼则安,无礼则危。诗曰:人而无礼,胡不遄死。礼者,所以固人肌肤之会,筋骸之束,斯须不可去身者也。五礼曰吉、凶、军、宾、嘉。而其最切要于士庶之家者,无如冠、婚、丧、祭。自暴秦肆虐,典礼缺焉无考。汉高堂生传《士礼》十七篇,厥后又有大小戴礼,即今《仪礼》、《礼记》是也。迨宋朱文公作《家礼》四篇,准今酌古,至详且悉。吾愿后人视之,勿诋为迂疏,勿苦其烦重,率而行之,庶三重十伦,可以讲明切究耳。今撮修典礼,愿吾族共遵之。


十祭续修大成谨刊

民国五年岁次丙辰 仲夏月 吉日

顶一下2
踩一下0

上一篇:呉氏六世祖通議大夫諱瓘家訓詩

下一篇:吴氏族训祖训

我也想在此上传信息资料或寻根>>>


●声明: 本站属非营利性纯民间公益网站,旨在对我国传统文化去其糟粕,取其精华,为继承和发扬祖国优秀文化做一点贡献。所发表的作品均来自网友个人原创作品或转贴自报刊、杂志、互联网等。如果涉及到您的资料不想在此免费发布,请来信告知,我们会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 全部资料都为原作者版权所有,任何组织与个人都不能下载作为商业等所用。——特此声明!

请留言

共 0 条留言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留言,赶紧来抢沙发吧~

吴文华 个人文集

【随机内容】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