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氏在线-吴姓网-世界吴氏宗亲联合网-族谱家谱-寻根-走在乡间的小路上吴显贵传_吴氏在线-吴姓网-世界吴氏宗亲联合网-族谱家谱-寻根-走在乡间的小路上

吴显贵传

新山吴氏人物传记(五)
2024-02-27 作者:吴称谋 来源:原创 浏览:3172


吴显贵传

严父  吴显贵 (1929/8/8~2024/1/8)



   古语云,天下惟庸人,无咎无誉;谋子道,世上惟懒人,无功无过。

   我的父亲,谱名英声,字显贵(1929~2024),生于己巳年八月初八,殁于甲辰年正月初八,享年九十有五,籍贯萍乡湘东荷尧新荘。父亲既非庸人更非懒人,一生凶咎毁誉均有,一世功过瑕瑜互见。

    一、历史背景,家族衍脉 

   在中华五千年的历史长河中,宋亡元始是一个巨大的转折点。蒙古铁骑践踏屠戮华夏后,中原地区几乎千里无人烟。明清时期,长江两岸的广大地区人口稀少,沿海客家人、南越人成群结队举家内迁,成为湘赣鄂川皖等省人口增长的新生力量。据族谱记载,新山吴氏先祖源自福建龙岩。自明末清初,龙岩吴族前后共有八十一支走出分布于吴楚地界。

   由于农耕文明的保守性,明清时期发生的人口大迁徙,始终只局限于东亚大陆内部。朝代更替之际,黄花吴氏基祖十二世礼容公(1633~1731),从闽西迁徙至湘东喻家湾自立门户。东北女真人入主中原后,清代康雍两朝实行“摊丁入亩”的赋税改革。满清新政使得自蒙元以来,大江南北的人口出现爆炸性增长。雍正时期,首次历史性突破1亿大关,至清末人口已经达到4亿。

   在世界范围内,几乎同时期的欧美大陆,也在开始进行一场持续数百年的移民大浪潮和人口大增长。十五世纪后,太平洋两岸的东西文明,开始朝着不同方向进行分野。西欧人拥有“落地生根”的理念,使得西欧海盗开启大航海时代发现美澳新大陆后,实现了人口全球大迁移。东亚人却固守“落叶归根”的思想,明代永乐时期七下西洋的尝试只是昙花一现。非常遗憾错过千载难逢的全球发展机遇,使得中国人未能走出亚洲,奔向世界。位于北半球的相同纬度,在北美,一个新型文明正在孕育形成并崛起;在东亚,另一个古老文明亟待维新变革。

   在历史大变迁的背景下,黄花吴氏传至十六世经邦公(1763~1835),开始人丁兴旺、枝繁叶茂。几代繁衍下来的人口优势和财富累积,使得先辈们自然而然地需要对外拓展。十七世祖新圃公(1786~1865)从湘东喻家湾搬家至荷尧火烧桥。十八世祖培本公(1843~1882)进而移往火烧桥东北不远处的新荘,即如今的荷尧新山下。

   关于新荘的地理环境及家族衍脉,此前的吴氏人物传记中已有详细介绍,此文不再累述。 

   二、时代变迁,家世遭遇 

   祖父同祥,享年七十有二(1888~1959),属于典型的传统农民。他一生只顾开荒拓土,不知疲惫地耕种劳作,直至饥荒年代挨饿命终。在那个苦难年代,祖父还是新荘第一个年愈七十的寿者。父亲为祖父第三子,成长于民国时期,受过比较良好的传统教育。抗战胜利后,1946年,二伯仁声,字显爱(1926~2001)和父亲一起北上,前去投奔在负责华北(北平)铁路局的叔祖肇周公(1900~1987)。

   1947年夏秋,吴肇周去了台湾,负责大陆与台湾之间的船运业务。遗憾在于,伯父与父亲没有紧随叔祖一起出海。1950年代初,心性聪颖的二伯已经是一名技术娴熟的机修工,没有正规学历的机械工程师。他曾经跨过鸭绿江参加过朝鲜战争,在战火纷飞的前线进行各种机械设备的修理与保养。后来,二伯和父亲因有海外关系等原因受到牵连。此后兄弟俩一直命运多蹇,人生多舛。

   五十年代初期,父亲从北京回到老家新山下务农。二伯则到大西南的贵阳,后又调回江西南昌洪都机械厂。文革期间,二伯不得已于1972年回到老家,在荷尧农机厂负责发电机组的维修与护理。二伯对参加过朝鲜战争的经历,生前从未对家人提起过。2001年过世后,家人在整理他掩藏一辈子的遗物时,才终于有了新的发现和惊奇了解。二伯守口如瓶如此严密,可能源于曾经的刻骨铭心,其在外的具体经历已无从知晓。他那过分的保密,真让后辈们感叹不已,甚至难以理解。

   正所谓性格决定命运。父亲三兄弟,性格不同,命运迥异。大伯中规中矩,耕种田园,平淡一生,无惊无险。二伯性情阴柔,甚至稍许懦弱,默默忍受不公世道,与世无争遗恨终老。父亲则性格刚强,面对不公,挺身而出,据理力争,备受打击,一路坎坷。 

  三、天道公正,因祸得福 

   记得小时候听长辈们闲聊,祖父是个刚正不阿、心直口快、嫉恶如仇的人。祖父毕生勤恳积累财富,他最大的心愿是修建一座具有传统风格的吴氏祠堂。然而,历史的车轮已经进入上世纪五十年代,中国社会早已发生前所未有的巨大变化。显然,祖父的愿望与时代的发展背道而驰,他长期准备的建筑材料,后来因各种原因而损耗大半。随着各种运动越来越趋紧,迫于无奈的祖父与大伯、父亲一起,匆忙之中只建成一座三大间简单方正的宅子。

   因为祖父的刚强个性,在那个年代,使得他的脾气缺少柔和。我曾经听大伯母说,在建房过程中,祖父因对房屋结构不太满意,房顶屋面的坡度稍陡,而与负责工程设计的泥瓦匠发生过争执。万万没有预料到,房屋竟遭到卑鄙阴险的泥瓦匠用民间秘传的鲁班邪术蓄意破坏。在过去传统社会中,缺乏上天的公平与正义,缺乏博爱与宽恕,那种睚眦必报,因小怨报大恶,甚至恩将仇报的现象比比皆是。

   2002壬午年夏天,我专程从外地回到老家,在力排众议之下将老屋拆掉时,果然在房屋栋梁和大厅照坊牌匾上发现刻有古怪的符咒图案。拆下栋梁和牌匾的当天清晨,我竟然做了一个非常奇怪的梦。梦见老屋大厅中央摆放了一张八仙桌,一个邪恶猥琐的人坐在桌子左边的长凳上喝闷酒,后来他起身走出大门,站在老屋的台阶上对我说,他再也不住在这里了。随后他将工具包挂在一辆自行车上,骑车往西朝火烧桥的方向走了。

   正所谓,十年之功,毁于一旦。曾经祖父千辛万苦修建的房子,被他的孙子雇人一天就拆完了屋顶和房梁,内部结构又重见天日。当天傍晚时分,风云突变,打雷闪电,大雨滂沱,可能是老天爷要将那些污垢彻底清洗,邪毒晦气完全扫除。大雨过后,我站在院子里清晰目睹北斗七星在屋顶上空闪耀。天降吉兆,呈祥现瑞,或许,那是机缘巧合;必定,蕴含冥冥天意。我一直坚信天公绝对是公平正义的。那一刻,我突然领悟到,出现北斗光临预示家族过去遭受损失及亏欠,必将在未来的年月补偿回来。福德无法夺走,审判迟早来临,正义绝不缺席。

   父亲的脾气像祖父。他从北京被迫回乡后,内心一直苦闷,郁郁不得志,性格也变得更直言不讳了。曾经听母亲多次提起,1958年全民大炼钢铁时,父亲因大声指出,老百姓都去炼铁,山上的茶籽不去摘,田里的稻谷不去收,将来吃什么?!他的公开质疑被人告发,入狱三月。因为这个原因,村里生产队不再欢迎他去干农活了。他不得已外出去了湘东铁厂打零工,再后来进了湘东发电厂,成为了一名有正式编制的工人,直到改革开放初期才退休。父亲先遭牢狱之灾,后受排挤嫌弃,他却因祸得福,成为村里为数不多享受退休金待遇的人。

   家人曾经听到乡邻偶有评论道:天老爷赐福有公德的人,好人还是有好报! 

   四、艰难岁月,退休不休 

   改革开放前,父亲每月36.5元的工资,总是不够一家人买粮食的。母亲在家照顾五个孩子,很多时候没空去生产队干农活,因而我家每次从生产队领到的粮食都很少。在分田到户之前,全家人总是过着饥不饱腹,捉襟见肘的日子。记得有一年除夕,夜幕已经降临,母亲早已在灶台上烧好水,铁锅里的水已沸腾多时,就是迟迟不见父亲买米回家。俗话说,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如果没有米饭当作主食,全家人过大年吃什么填饱肚子呢。由此可见,当年的生活是多么的艰难。

   父亲有强烈的寸土不让的思想观念,对于搞基建修房子,成为了他一生难以放下的执念。任何时候,人一旦过于执着某件事,必定会产生凶咎和功过。客观地说,由于他的过于执着,给家庭带来了一定的负面影响,邻里对他的评价也存有争议。听母亲说,曾经祖屋旁边不远处有个小土丘,上面长有一片茂密的竹林。父亲下班回家后,一有空就去推土填平,用来扩大地基准备建房。我家房子经过多次改造扩建,从最初的土坯墙改建成红砖墙,从一片空地到中间有个大院子的二层小楼。整座建筑分前后三栋,后面东边连接祖屋,最后建成犹如老北京的四合院结构,独立自在,安静舒适,别有洞天。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实行分田到户后,广大农民终于迎来了久违的春天,农村的生产力一下子就提高了很多。1981年,父亲因健康原因,申请提前退休了,让二哥顶替他的职位。这样一来,他又彻底成为了一个农民。每逢春夏农耕时节,父亲和三哥一起牵着生产队分到的一头大水牛,到处去帮别人家耕田,赚钱贴补家用。父亲的勤快能干,那是遗传基因所决定的,可以说是从骨子里带来的。有了自家的山林和田土,他上山栽种各种树木,种植水果和蔬菜,从事多种经营,总是忙个不停。此后,家境也一年比一年好起来了。

   父亲属于个性顽强,心念执着,百折不挠的人。这使得他的一生遇到了很多阻力,也平白遭受了太多坎坷。为了建房,吃苦受累又蒙冤,费心血流汗水遭中伤,付出了常人难以承受的代价。那个年代,或许他认为不修建几间像样的房子,怕将来几个儿子娶不上媳妇。如今,我们兄弟都离开了老家,在外面成家立业。曾经父亲千辛万苦修建的房子,如今早已空在那里多年了。我有时反问自己,父亲付出的心血和汗水值得吗?总结父亲的一生,或许他留给后人最有价值的不是丰厚家产,其非凡意义更多在于精神财富。我似乎继承了父亲的一些优点,如拼搏,坚韧,勤快,刚正等。 

   五、邪物作怪,二郎擒拿 

   如今,我对迷信的传统民俗越来越感到厌恶,对各种荒诞传闻更是嗤之以鼻。但有一件往事,却让我不得不另眼相看。在此,我分享一则发生在新荘祖宅的真实故事,而且毫无夸张和虚构成分。

   1998年腊月,在农历的大寒节气,父亲领着我和堂哥吴兴峰一起去祭祖。父亲空手走在前面,堂哥提着香烛鞭炮和贡品,我的肩膀上则扛着一把锄头,一起前往新山下西北三里地外的柑子湾祭扫曾祖父茂南公(1861~1923)。当我用锄头准备铲除坟堆上的荆棘时,突然从坟墓的一个洞穴里窜一只怪物,一溜烟就不见了踪影,我们根本没有看清究竟是个什么东西。当时,我顿感头晕目眩,甚至一度站立不稳。回家后,我和伯父们商议,建议将曾祖的遗骨迁于老屋后山与曾祖母合葬。迁坟那天,我们将装有遗骨的搪瓷坛运回,并临时存放在堂哥屋外的台阶角落。

   当天半夜时分,我梦见一个妖艳裸身的女子溜进我家,并对我轻蔑地说,她是有准备而来的。我当时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慢悠悠地来回走动。过了不一会儿,等她放松警惕后,我突然一个健步冲上去,一手抓住她的脖子,一手抓起她的肚皮,双手用力举起超过头顶,再将其重重地摔在了地上。然后,女子消失不见,我的双手被四只爪子给唬住,相持了一会儿,最后只剩下一张破毛皮在手上。两位已经过世的伯母站立旁边对我说道:谋伢子,你打赢了,以后家里就好了。醒来时,我发现全身大汗淋漓。我心有余悸,不断回想刚才的梦境,竟然如此活现逼真,这也太离奇怪异了,也太不可思议了。

   早上起床后,我看到在右手太阳穴的位置,突然起了一个红色的包。我心里明白,那是邪物放出的毒气所致。大清早,家人一起上山,将曾祖父的遗骨放入地穴,填完黄土,堆好坟头,我就下山回家休息了。大概上午10点左右,我无意识地前往祖屋的大厅溜达,信步来到后面的厨房,里面有个废弃多年的灶台,灶眼是空的。看见旁边有一张大木凳,我无意间突然朝木凳猛踢一脚,木凳瞬间飞出,撞在对面的墙上。伴随碰的一声巨响,灶台里突然蹦出一只怪物,一晃眼就跑到了大厅外面了。我顿时一惊,双手击掌,大吼一声,猛地追赶了出去。

   此时,门前小路上站着一只黄狗,已经收割完稻谷的田里站着另一只黄狗。两只狗听到我的吼声,又看见一只动物从屋里跑出,齐刷刷地跑上去将那怪物咬住。紧接着,我跑上前去,再一声大吼,将两只狗驱赶走开。可能两只狗拉扯过,那只野生怪物瞬间就死了。我将其捡起,拿回放在屋前的大坪当中。怪物头朝外,黄色皮毛中夹杂一点灰毛,体形大于猫小于狗,当时不确定是什么动物。此时父母亲听到动静已经从屋里出来,父亲惊奇地目睹眼前的一幕,一边仔细端详着,一边绕怪物走了一圈,说道:畜生!你是作孽太多,命该当绝!随后,母亲将其去皮清理,放入铁锅里炖着吃了。后来,我查看资料,经反复比较,推测可能是一只獐。

   从半夜玄幻的梦境,到白天发生的情节,前后不超过十二个小时。这样神奇而独特的经历,比《西游记》作者吴承恩笔下的虚构场景,还更加精彩且不可思议。因为,这是梦幻与现实完全吻合,而且当日兑现的真实案例。第二天一早,父亲告诉我,昨晚他睡得特别安稳舒服,还浑身上下感觉到了一种久违的轻松和畅快。

   天地自有公义,神灵前来相助,天公必有审判。吴家成功铲除妖孽,杜绝邪恶,拨乱反正,恢复元气,树立正气,凝聚瑞气。此后,家运起死回生,否极泰来,犹如枯木逢春。 

   六、围炉夜话,言传身教 

   江南的冬天潮湿又阴冷,寒冬腊月还比较多雨。对于农民来说,冬天是一年当中的闲暇季节。农村的房子普遍都是砖瓦结构,空间大而且四处漏风。一般的农家都会准备一间专门的火炉房,一是为了冬天烤火,二是方便熏制腊肉。冬季白天短夜间长,晚上烤火是农家最好的消遣方式。全家人,一边喝茶,一边烤火,一边聊天,谈古论今,谈天说地。畅所欲言地议论社会上的各种新闻,讲述家族的历史和人物事迹,以及口口相传的奇闻故事等。总之,话题很多很广,涉及各个方面。

   在吴家传统中,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火炉屋简直就是家庭讲堂。一家人围成半圈在火炉里烤火,那是难得的一种亲子活动,既可以增加互动,又能增长见识,体悟人生哲理。父亲常讲一些做人的哲理。比如,子孙贤又何必留予子孙田;有样则看样,无样看世上等。父亲还偶尔讲点历史故事,如岳飞抗金,奸相秦桧、严嵩的传闻等。尽管离开故土几十年了,我对故乡和家族的了解,很多都是曾经在火炉屋里烤火时听来的。我还记得奶奶说过最有哲理的一句话:先注死,后注生。可以说,仅有六个字的那句话,却一直困扰并鞭策我对生与死的参悟。非常遗憾,至今我已是知天命之年,可对此话的理解仍旧一片茫然。或许,生命是一种循环与轮回。此次生命的终结,决定下次生命的开始。如《易经》的六十四卦,终点就起点,……

   在我的印象中,父亲总是忙碌多于休闲。父亲的退休生活并不枯燥乏味,田园山林就在房前屋后。他每天外出溜达散步,似乎无事都要找点事做才能安心。年轻时,迫于生活压力,父亲并不是一个饱读诗书的人。但到了晚年,年纪越大越休闲后,一天到晚父亲总是抱着书本低头看了又看。他最喜爱的是养生方面的书,几乎百读不厌、废寝忘食,书页翻烂。如《黄帝内经》、《道家养生功》、《千字文》、《增广贤文》以及各种十六开本汇编的养生书籍。他阅读的很多书都是我在北京时买给他的。我来美国后,每次打电话回家,如果是母亲接通后,我都会问父亲在干什么,母亲总是说他在看书。每天他除了看书外,还必定练习吐纳气功,几十年如一日地坚持。有一年,广州姑姑回老家探亲,他还特意将《道家养生功》这本书介绍并复印给她带回去。

   在老家的亲属中,已经有四位超过九十高龄的长辈。堂伯父吴显谟是百岁逝世,父亲和伯母刘氏都是九十五岁命终,姑姑吴慈英也是九十多过世。有人说,那是家族有长寿基因。其实,关键还是在于健康的生活习惯和正确的养生理念。不管是为人处世还是人生哲理,不论是生活理念还是耕读家风,长辈们的言传身教已经潜移默化地影响到了后辈几代人。

   七、父爱如山,平淡难忘 

   正因为父亲一生郁郁不得志,促使他非常重视子女的教育。哥姐几个都很聪明,可能因为祖屋的魔咒作恶,祖坟有邪气入侵等综合原因,他们都早早地放弃了学业,而参加工作或外出打工。小时候就听到祖屋遭恶人使坏的传闻,使得我对民间暗地流传的糟粕文化有一种天然的厌恶感,对于夹杂浓厚迷信色彩的民间信仰和民俗文化,逐渐有了一种凛然的排斥感。我是家里最小的一个,父亲自然对我寄予最后的期望。对于父亲的慈爱,我在此分享两则小故事。

   1986年的夏天,我读初中的时候,父亲去广州看病,顺便和母亲一起看望姑姑一家。为了让我学好英语,父亲给我买了一台价格不菲的收录机。他本想给我一个惊喜,当我突然收到那么贵重的礼物时,顿然受宠若惊,一时不知所措,竟然拒绝接受。我那傻傻的举动让父母亲颇感意外。为了买到一台特别好的收录机,他们逛了很多商场,让表姐陪同了整个下午。后来,每次回想起这桩往事,我总是责怪自己,当时怎么冒傻气拒绝而让父母失望啊。如今,我早已移民美国,能用英文创作诗歌或讲述中国文化。庆幸自己没有辜负父亲的心愿,他当年的投资没有白费,殷切的期望也没有落空。

   1994年,我在江西师范大学读书的时候,有段时间总是感觉身体不适。或许源于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原因,医生也查不出具体有什么病。父亲对我非常担心,特意从萍乡坐火车到南昌看望过两次。第一次来的时候,父亲带来一些好吃的,全都给我了。第二天一早,他就空手坐火车回去了。第二次来,父亲除了给我带来很多美食,还特意为自己准备了的一碗糯米饭。闲聊时,他无意间说,上次他是一路上饿着回家的,这次就不会了。我才知道,他在回家的路上没有舍得给自己买点吃的。正好周末,当天送父亲去火车站时,我在后面看着他那清瘦的背影,内心忽然升起一阵酸楚,继而有一种莫名的感动。

   哪怕时至今日,三十多年过去了,我对曾经父亲的背影依旧印象深刻,难以忘怀。 

   八、安享天年,无疾而终 

   北京时间2024年2月17日周六早上,农历的正月初八,父亲在新荘老宅安详辞世。从有征兆开始,仅两三天的时间就地走了。应该说,中国传统文化中的福禄寿,他都拥有而且具足。何况多年来,父亲没有吃过一粒药,没有打过一次针,没有进过一次医院。他安享天年,无疾而终。我不由感叹,上天对他非常眷顾,也十分呵护啊。

   父亲的一生平凡而朴实,没有传奇经历,也不虚伪做作,更无宏伟事迹。他性情刚烈,但心地正直,始终表里如一。一生从不算计别人,从不耍诡计玩心眼。他仅仅工作了二十余年,却享受了四十多年的养老金;尽管有医疗保险,却很少启用,最后二十年完全没有用。父亲的青壮年,艰难困苦,步履蹒跚;父亲的晚年,寿禄具足,福慧双全。

   北京时间的周五晚间,也就是美国东部时间的周五早上,我与老家兄弟联系并嘱咐当晚是关口,大家守住,非常危险。下午回家后,我就开始在电脑上写父亲的传记,我一边双手敲着键盘,一边不时盯着手机屏幕。老家冬天的夜间非常寒冷,尽管预知父亲的生命危在旦夕,我还是不便随时拨打电话去打搅家人。对我而言,写作是一件轻快的活儿,平静的一天就这么过去了。傍晚六点多,我还电脑上码字,突然收到老家发来信息:父亲刚刚走了。我就赶紧拨通视频……

我与老家视频完以后,立刻为父亲进行祷告。当我随手翻开《圣经》时,首先映入眼帘的是“Psalm诗篇,38章17-22节”:

   For I am ready to halt, and my sorrow is continually before me.

   我已经准备逝去,悲伤持续在我眼前。

   I confess my iniquity; I am sorry for my sin.

   我承认罪孽深重,故因我的罪而忏悔。

   Many are those who are my vigorous enemies; those who hate me without reason are numerous.

   我的强敌众多,他们无缘无故地恨我。

   Those who reply my good with evil slander me when I pursue what is good.

   当我追求良善时,他们却以恶报善。

   O LOAD, do not forsake me; be not far from me, O my God.

   上帝啊,求您不要丢弃我;主啊,求您不要远离我。

   Come quickly to help me, O lord my Savior.

   拯救我的主啊,求您快来帮助我。 

   此段经文,非常恰如其分地诠释了父亲乃至祖父的一生。我苦苦琢磨几十年后,也就最近几个月,才终于体悟明白,为何祖父和父亲的脾气不好,为何家族的命运多蹇。那是因为,在家族体系中,过去一直存在着邪祟的破坏,在那恶劣气场的干扰下,逼迫他们的脾气变坏。随着邪恶势力的逐渐消退,祖宅的能量气场会理顺,家人们的心性也会得到修复。如今,家族的运势已逐渐平稳上升。

   我端坐在书桌前,平静地向昊天上帝祈祷。我愿意承担先辈们的一切的过错与罪罚。祈求公义的上帝怜悯、救赎、接纳他们。 

吴显贵传

   九、祈祷祝福,荣升天堂 

   全球化信息时代,对于亲人逝去,如今已有很多的悼念方式。传统习俗中的披麻戴孝,哭天呛地,敲锣打鼓,烧纸焚物,三跪九叩,丁忧三年,大可不必。有些迷信习俗,应该淘汰舍弃。多元文化并存的时代,人们应该以开放心态与时俱进,何必死守落后观念和陋习不放呢?

   从2024年元月开始,我正在一所大学完成本科学业并准备申请攻读硕士学位。其实,我多年前就已彻底放弃读书的念头了,如今获州政府教育局推荐,两鬓逐渐斑白才又重新开始。这不正是“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吗?天命之年再入黉门,是否是上帝给我的额外嘉奖呢?总之,一切都是正在进行时!综合各种原因,没能回国送父亲最后一程,我内心深感愧疚。

   周日上午,我们一家照常去基督教堂做礼拜,为逝去的父亲祈祷祝福。当罗格牧师布道时说道:

   The old man died and went to a new good place where he had never been before. The old has passed away and the new is coming!

   译文:老人过世后,去了一个从未去过的,非常好的新地方。年迈的已经逝去,新生的正在来临。

   这正是奶奶生前不断念叨的,那句满含哲理的话语:先注死,后注生!这是多么神奇的见证,这是多么奇妙的应许!

   我顿时意识到,那句话似乎是慈爱的上帝专门宣讲给我听的。当我听到此言,顿时泪水湿润了眼眶,胸膛涌现出了一股热流。啊,父亲已被公义的天父接纳,他必定荣升天堂!

   父亲九十大寿时,我写了一副对联。最后,谨以此联作为传记结尾,追思悼念,无尽缅怀: 

眉藏太极,傲然筋骨,威威呐喊崇道义;

  目含阴阳,岿然意志,荡荡胸襟昭天地!  

                           2024甲辰年正月十五元宵节,完稿于美东 禅易斋

顶一下1
踩一下0

上一篇:辉黻羽丰元卿合传

下一篇:位三公暨妣梅孺人传

我也想在此上传信息资料或寻根>>>


●声明: 本站属非营利性纯民间公益网站,旨在对我国传统文化去其糟粕,取其精华,为继承和发扬祖国优秀文化做一点贡献。所发表的作品均来自网友个人原创作品或转贴自报刊、杂志、互联网等。如果涉及到您的资料不想在此免费发布,请来信告知,我们会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 全部资料都为原作者版权所有,任何组织与个人都不能下载作为商业等所用。——特此声明!

请留言

共 0 条留言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留言,赶紧来抢沙发吧~

吴称谋 个人文集

【随机内容】

返回顶部